呂濤

聯系我們

姓名:呂濤
手機:18057119639
電話:0571-87709708
郵箱:[email protected]
證號:13306201010351082
律所: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
地址:杭州市錢江新城五星路198號瑞晶國際大廈12、14樓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

首頁: 律師文集 > 公司變更> 正文

公司變更

浙江高邦服飾集團有限公司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商標行政糾紛案一審


來源:杭州公司律師 網址:http://www.1903388.live/ 時間:2016/11/17 10:26:52

????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05)一中行初字第1148號

?

原告浙江高邦服飾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葡萄棚工業區3號。

法定代表人朱愛武,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陳賀政,溫州興業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商標代理人。

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東路8號。

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

委托代理人張紅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干部。

委托代理人臧寶清,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干部。

第三人桂林乳膠廠,原名桂林南方橡膠(集團)公司乳膠廠,住所地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巫山路6號。

法定代表人陶然,廠長。

委托代理人韋堅,叢中建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志忠,男,漢族,1965年2月20日出生,桂林乳膠廠副廠長,住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秀峰區篦子園52棟2-6-3。

原告浙江高邦服飾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浙江高邦公司)不服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05年10月10日作出的商評字〔2005〕第3140號《關于第1467043號“高邦及圖形”商標異議復審裁定書》(簡稱第3140號裁定),于法定期限內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05年11月3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通知桂林乳膠廠作為第三人參加本案訴訟,于2006年3月1日對本案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浙江高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陳賀政,被告商標評審委員會的委托代理人張紅華、臧寶清,第三人桂林乳膠廠的委托代理人韋堅、李志忠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第3140號裁定系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浙江高邦公司就注冊人為桂林乳膠廠的第1467043號“高邦及圖形”商標(簡稱被異議商標)提出的異議復審申請作出的。商標評審委員會在該裁定中認為:一、被異議商標不屬于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規定的有不良影響的標志。該法中所指的“不良影響”側重在公共領域,而被異議商標所指定使用的“避孕套、醫用手套”等商品,則是與消費者日常生活、國家計劃生育以及公共安全密切相關的商品,在上述指定商品上使用被異議商標無任何不良影響。二、被異議商標指定使用的是第10類“避孕套”等商品,而浙江高邦公司所擁有的第924765號“高邦”商標(簡稱引證商標二)和第955765號“高邦”商標(簡稱引證商標三)指定使用的是第5類和第42類,二者不屬于類似商品,同時,浙江高邦公司在與“避孕套”相同或類似商品上沒有早于被異議商標的申請和注冊,也從未在這類商品上實際使用過“高邦”商標,故被異議商標未構成對浙江高邦公司商標權的損害。三、商標權和企業名稱權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前者用于區別不同來源的商品和服務,后者用于區別作為不同市場主體的企業,解決兩者的沖突不僅要本著“保護在先權利”的原則,也要以“禁止混淆”為原則,即需要以判斷相關公眾是否會對兩權利主體之間的關系和他們商品/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和誤認。浙江高邦公司取得“高邦”字號權的日期是1998年9月30日,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日期為1999年6月21日,浙江高邦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被異議商標在被提出申請時,浙江高邦公司的企業名稱已經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浙江高邦公司地處浙江,主要經營服裝,而桂林乳膠廠地處廣西,主要生產計生用品,兩者不存在競爭關系,相關公眾不易對二者之間的關系、產品來源產生混淆和誤認,關于桂林乳膠廠侵犯“高邦”企業名稱權的主張不應被支持。四、浙江高邦公司提出的證據(6),所指向的并非第921480號“高邦及圖形”商標(簡稱引證商標一),且形成時間絕大部分在1999年以后,不足以證明在被異議商標申請注冊前,浙江高邦公司所有的第921480號商標已經馳名,因此被異議商標不屬于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二款所指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的情形。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第十三條第二款、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三條和第三十四條之規定,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浙江高邦公司對桂林乳膠廠經初步審定公告的第1467043號“高邦及圖形”商標所提的異議復審理由不成立,該商標予以核準注冊。 原告浙江高邦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其訴稱:一、原告浙江高邦公司早在1996年就開始以“高邦”為商號,并在第5類和第42類上申請注冊了“高邦”商標。從1999年至2004年,“高邦”品牌在中國服裝行業取得了驕人的業績,已經達到了中國馳名商標的程度。二、由于原告投入了大量的廣告費用,第三人桂林乳膠廠不可能不知道原告的“高邦”商標及其知名度,其“高邦”商標的出現在市場上造成了產源混淆,構成了原告“高邦”這一馳名商標的損害。三、被告沒有認真審查原告提供的損害證據,也沒有根據中國人的風俗習慣,就將服裝與避孕套強拉在一起。由原告提供的廣大消費者的來函證明,原告所反映的第三人“高邦”商標的使用給社會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四、原告認為被異議商標與其所擁有的“高邦”商標在商品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用途相同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不應當予以核準注冊。五、被告應當尊重事實,不應以原告公司變動的表面現象為理由拒絕認定原告“高邦”商標為馳名商標。六、被告錯誤的未予審查原告商標的馳名商標的證據,致使沒有做公正的裁決。綜上所述,原告請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銷被告做出的第3140號裁定。 被告商標評審委員會辯稱:一、商標法中的“不良影響”并非是對某一市場主體(或個人)來說的,不應做擴大解釋,少數人對避孕套認識上的偏差不具普遍性,不應認定為“不良影響”。二、關于原告主張的企業名稱的在先權利,被告仍堅持在第3140號裁決中的意見。三、被異議商標和原告所有的“高邦商標”所指定的商品(或服務)的性質差別明顯,不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四、原告沒有提供在被異議商標申請日(1999年6月21日)之前原告商標使用的證據,以證明在該商標申請前,原告商標即已馳名。同時,其提供的應當是針對921480號“高邦”商標的使用證據,而非其他商標。綜上,被告在第3140號裁定中認定事實清楚,定性準確,適用法律得當,請求人民法院維持該裁定。 第三人桂林乳膠廠辯稱:關于原告提出的異議,被告在商標異議復審裁決書中已經進行了詳盡的闡述和說明,被告第3140號裁定中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本院經審理查明:

溫州市鹿城紅蘋果時裝公司(簡稱紅蘋果公司)于1996年12月28日獲準注冊第921480號“高邦及圖”商標(引證商標一),注冊有效期限自1996年12月28日起至2006年12月27日止,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的“服裝”等。1997年1月7日紅蘋果公司獲準注冊第924765號“高邦及圖”商標(引證商標二),注冊有效期限自1997年1月7日起至2007年1月6日止,核定使用商品為第5類的“空氣清新劑、衛生巾、繃帶、脫脂棉、衛生褲”等。1997年2月28日紅蘋果公司獲準注冊第955765號“高邦及圖”商標(引證商標三),注冊有效期限自1997年2月28日起至2007年2月27日止,核定使用服務為第42類的“餐館、醫院、保健、護理(醫務)、牙科、醫療輔助、醫藥咨詢、整形外科、按摩脊柱治療”等。2004年2月5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核準,引證商標一的注冊人變更為浙江高邦公司。

1999年6月21日,桂林南方橡膠(集團)公司乳膠廠向商標局提出第1467043號“高邦及圖形”商標(即被異議商標)的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商品為第10類的“避孕套、醫用手套、醫用指套、醫用檢查手套”等。該申請經初審公告于2000年第28期《商標公告》。2000年10月30日,浙江高邦公司對被異議商標提出異議,商標局于2002年12月11日作出(2002)商標異字第02001號《“高邦”商標異議裁定書》,裁定浙江高邦公司所提異議不能成立,準予被異議商標核準注冊。浙江高邦公司對該裁定不服,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并提供了相關證據:

1、紅蘋果公司、浙江高邦服裝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和登記資料,載明:紅蘋果公司成立于1995年9月15日。同年9月20日,紅蘋果公司變更企業名稱為浙江高邦服裝有限公司。

2、浙江高邦公司的營業執照和登記資料,載明:浙江高邦公司成立于1998年9月30日。

3、成立于1996年3月20日的上海高邦服飾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和成立于1999年5月27日的成都高邦服飾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

4、南寧市高邦服飾專賣中心的營業執照,載明其成立于1998年10月14日,主營高邦服飾系列產品。

5、浙江高邦公司2003年“全國服裝行業百強企業”證書、2002年頒發的質量管理體系認證證書、2004年頒發的中國名牌產品證書、2004年頒發的產品質量免檢證書、2002年頒發的浙江名牌產品證書及“高邦”商標獲得2001年和2004年浙江省著名商標、“高邦”企業商號獲得浙江省知名商號的牌匾。

?

電話聯系

  • 18057119639
  • 0571-87709708

浙江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